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神医毒妃燃爆全京城在线阅读 - 第77章 什么都做的出来

第77章 什么都做的出来

    跟着莫老火急火燎的赶到了青云院,刚一进去就看见了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丫鬟们手忙脚乱的在寝宫里进进出出,每一个从寝宫里出来的人,手上都端着一盆被鲜血染红的水。

    数位太医站在门口似乎在交谈着什么,而南木泽就站在门外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莫老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,“爷,娘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木泽看都没有看他俩一眼,只冷声道:“谁让你带她来的?”

    莫老语重心长的说:“爷啊,那位姑娘伤的太重了,下人们都不懂医,不仅上药上不好,连伤口的情况也看不出来,老夫们也不方便进去,女医还要许久才能赶过来,娘娘多少懂一点点医术,眼下只能先让她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南木泽的眉目充满了担心,他甚至没有看柳笙笙一眼,一双眼睛始终盯着寝宫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没有得到本王的命令,谁也不许拿下她脸上的面具,她不喜欢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看似是说给那些下人听的,可柳笙笙明白,他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他这是默许她进去了。

    柳笙笙便也没再废话,跟着几个丫鬟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寝宫的大床上,一个身材瘦小的女子虚弱的躺在床上,而她脸上戴着的,却是柳笙笙已经扔掉的破面具。

    她大步流星的走到床边,认认真真的盯着面具看了许久,连上面的图案与破损的位置都是一样的,可见,这就是她扔掉的那块!

    还有被扔在地上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,也是她之前穿的……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两个丫鬟正在轻手轻脚地为她擦拭着身上的伤,柳笙笙震惊的发现,这女的竟然也挨了一箭,就连位置都一模一样……

    柳笙笙一身冷汗,她虚弱的坐到床边,脑海思绪飞转,仔细回忆。

    首先,自己的衣服是在候府换的,当时自己晕倒了,醒来的时候,候府的丫鬟给自己洗了澡,因为自己的衣服又脏又破,她也就没有在意,换上人家给的新衣就走了。

    后来脸上的面具也是在候府拿下的……

    所以可以肯定的是,这女的一定是候府的人安排的!

    只有候府的人能拿到她换下的衣物……

    到底是谁整的这出!

    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娘娘,您要帮这位姑娘上药吗?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个丫鬟小心翼翼的开口,柳笙笙回过神,这才为那女子把起了脉。

    情况很复杂,这女的并没什么内伤,身上大大小小的伤都是后面弄的,箭伤更是刚刚才弄的。

    她会昏迷,完全是因为失血过多……

    柳笙笙认认真真的盯着她的脸,这女的五官好像跟自己很像,嘴唇的形状更是几乎一样,戴上面具连自己看了都要愣住。

    难怪南木泽会认错,这模样,无论换成任何人都会认错……

    “不对,木言西……”

    柳笙笙突然想到了这个人,原本自己是要戴着面具离开的,是木言西提醒自己这样子太过招摇,所以自己才会把面具扔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的与自己长的这么像,一定是早就被人安排好了,可知道自己身份的只有木言西一人,而他就是候府的,把自己的衣服和面具都捡来扔给这个女人的候府之人,肯定就是木言西!

    想到这,柳笙笙的脑袋更乱了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木言西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自己跟他根本没仇,难不成是自己想多了?

    再仔细的回想一下!

    柳笙笙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,赶紧回想一下木言西的所有古怪!

    木青青曾说过木言西有喜欢的人,那天听说木红落水时他显得无比着急,该不会他喜欢的人就是木红吧?

    如果,假设……

    假设木言西喜欢木红,而木红与自己结仇已久,他要帮木红杀了自己的话,他做这些也就有了理由……

    原主这些年来都没结什么仇人,而自己才刚穿越过来,更不可能跟谁结仇,可无仇帮的人却莫名其妙的对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把这一连串的事情串到一起,柳笙笙突然觉得背后发凉。

    木言西喜欢木红,他要帮木红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木言西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,同时也知道南木泽喜欢另一个身份的自己,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对南木泽坦白,所以他早就有了算计!

    他就是无仇帮的人!

    那么此前刺杀南木泽的也是他!

    这一出,就是他的一网打尽之计!

    是因为他没能杀了自己与南木泽,所以才用了第二个计划,找人假扮自己!

    柳笙笙把自己的猜测想了一遍,越想越觉得自己猜的应该就是真相,不然无法解释发生的这一切……

    “娘娘,您为何一直拉着这姑娘的手呀?她的伤还在冒血,是不是该先处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小丫鬟再次开口,柳笙笙终于回过了神,而后道:“她没什么事,身上全部都是皮外伤,唯一严重点的只有肩膀上的箭伤,把药涂上去之后,用白纱包起来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连忙照做,而柳笙笙也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她大可以偷偷毒死这个冒牌货,但眼下她若出事,南木泽肯定不会放过自己,且自己也想知道这女子目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醒来后,又能假扮自己多久……

    才刚出去,南木泽就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她面前,“她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,好像都是用刀刻意刮出来的,那箭伤是刚受的,伤口也不深,只是失血过多暂时昏迷,很快就会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柳笙笙漫不经心的语气,南木泽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她的伤是不是刻意的本王清楚,轮不到你阴阳怪气!”

    阴阳怪气?

    柳笙笙差点被气笑了,但是转念一想,南木泽会这么认为也正常,指不定他还以为自己是吃醋了,故意这么说的呢。

    想着,柳笙笙又道:“王爷要是不相信可以自己进去看,别怪我没提醒王爷,这天下多的是女子想靠近你,为了靠近你她们什么都做得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所有人都与你一样吗?”

    南木泽冷漠的打断了她的话,一脸嫌弃道:“小江,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柳笙笙冷笑了笑,他就这么讨厌自己吗?

    但凡多看自己一眼,难道看不出自己的眼神与森儿……

    算了,认不出来最好。

    省得他认出来了更加愤怒。

    wap.

    /129/129170/30055685.html